Style in Film 1 — 鎂光燈下目眩神迷的義式風格, 費里尼 La Dolce Vita 生活的甜蜜

 

(原文發表於:2017/10/24)

 

衣著入時的時髦男女、眾星拱月般的女明星,以及放浪形骸的社會名流;費里尼 1960 年的代表作之一, La Dolce Vita 生活的甜蜜,以鮮明迷人又犀利的黑白影像,描繪了鎂光燈下瘋狂的狗仔及名人文化;揭露反思的其實和片名「 生活的甜蜜 」恰恰相反,是它的陰暗面 —— 浪漫的癲狂,享樂主義的迷失與虛無。

透過對上流社會風尚的捕捉, La Dolce Vita 同時在電影史上,留下了義大利時尚極致與經典的印象,更成為義式風尚黃金年代的代名詞;甚至可以說,費里尼憑藉著本片,既像一則預言,同時也精準捕捉了我們當代生活的風格面貌及本質。

 

 

 

 

 

 

 

由義大利永遠的銀幕男神,也是費里尼心中的自我分身,馬斯楚安尼(Marcello Mastroianni)飾演主角 Marcello Rubini ,一位專門追逐、捕捉明星和名人私生活的八卦雜誌記者,或者以現在我們都更熟悉的稱呼來說,一位「狗仔」;他渴望能成為一位真正的作家,卻一直過著放蕩的生活。Marcello有一位性格偏執瘋狂卻深愛他的女友,同時迷戀著一位難以捉模的上流名媛 Maddalena (Anouk Aimée 飾演),之後又陷入在其所追逐的美國女明星 Sylvia (Anita Ekberg 飾演)浪漫性感的風情裡;最終,他逐漸迷失沈淪在自己所追逐的浮華、享樂的世界中,懷疑著單純的愛與幸福的真諦。

 

 

 

# 他定義了風流倜儻、無懈可擊的義式型男

 

作為一位周旋在眾多美女間的男主角, 身兼劇中造型設計及美術設計的 Piero Gherardi(Piero Gherardi 並以本片獲得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服裝設計),有別於當時電影造型仍然重女輕男的偏心,特意藉由服裝造型來強化豐富了主角 Marcello 的男性銀幕形象,塑造出足以和眾多女角一同較勁的迷人風采。

而同時 La Dolce Vita 拍攝的時代背景,當時義大利的服裝製作尚未進入工業量產,還需倚賴師傅量身訂製,更使本片忠實的保留了當時義大利男裝的風貌與精湛的製衣工藝。義式男裝在剪裁上有著幾個特點:首先褲型更為修身,並會在腿部做些微的收斂窄管,好讓腿部線條更顯修長;西裝外套也是合身剪裁並且只有簡單俐落的單排扣。修身勁裝的義式男裝,不但在設計上更為時髦講究,還能充分展現性感的男性魅力。

 

 

 

Piero Gherardi 更在細節上精心雕琢,將馬斯楚安尼打造成多變如拉丁情人般的風流印象:無論是向後梳理的整潔油頭、明顯引人注目的袖扣裝飾,神秘時髦的深色墨鏡(這是費里尼電影的招牌風格,本文之後再做說明),完美合身的無尾禮服,窄版領帶與領結,亦或是休閒的領巾搭配 ⋯ 等等,這些細節無不強化了 Marcello 做為主角的個人風格。

跳脫出電影中其它記者角色漫不經心的裝扮,Marcello 是風流倜儻、講究時尚的義大利男人代表;也使得後來劇情當 Marcello 與社交名媛 Maddalena 相遇時,他們不但在道德上同樣的浪蕩匹配,在角色的服裝造型上也完全旗鼓相當。

 

 

 

 


電影結尾的段落,歷經一夜狂歡的 Marcello 身著白西裝,暗示著角色逐漸脆弱的心理。

 

 

 

費里尼的電影對於義大利男人時尚形象塑造可以說是居功厥偉。2009 年重拍其半自傳色彩的電影 8 ½ 的歌舞版「 NINE 華麗年代」中,還特地加入了原作中沒有,由 Kate Hudson 飾演的美國女記者的調情橋段(姑且不論這一段其實有多麽的讓人出戲),來了段熱力四射的拉丁歌舞向費里尼電影的時尚成就致敬:

 

 

 

 

 

 

# 他才是深諳黑色小洋裝百變魅力的一代宗師

 

關於 LBD(Little Black Dress),其實早在奧黛麗赫本身著那套經典的紀梵希黑色洋裝,站在第凡內的櫥窗前吃早餐之前(Breakfast at Tiffany’s, 1961),這位義大利導演就已經視黑色小洋裝為銀幕繆思的靈感來源;並且令 La Dolce Vita 中所有主要女性角色,清一色穿上了各型各款的黑色洋裝。

費里尼在許多訪問中表示 La Dolce Vita 中的女性形象正是受到 Cristóbal Balenciaga 1957 年所設計的寬身黑色小洋裝的啟發(Vanity Fair, September 2012)。 他長期合作的編劇 Brunello Rondi 證實 “費里尼深深為這些寬身的黑色小洋裝所著迷;它們一方面把女性的身形襯托得高貴迷人,但在那彷彿化為矩形般的輪廓下,卻仍是孤獨的個體“ 。

 

La Dolce Vita 中女性角色們所身著的黑色洋裝,雖然並非寬身剪裁,但或許經由 Balenciaga 這件黑色洋裝的靈感,費里尼掌握了對女性角色特質的想像:

 Maddalena

 

由法國氣質女星 Anouk Aimée 所飾演,富裕的社交名媛 Maddalena ,知性聰慧、品味出眾,同時有著空虛又難以安定的靈魂;這是一個現代性十足的女性角色 —— 既有著令男人無法駕馭的財富和主控魅力,而另一面則是對生活的厭倦和空虛脆弱。

Maddalena 的出現以兩套黑色洋裝為主:第一套是修身的及膝黑色洋裝,充滿了摩登的清新氣息,經典又高雅神秘。第二套則是綴滿亮片的黑色長袖晚裝,同樣簡潔的線條,背後卻是深 V 的露背,以及行走間若隱若現的側邊開衩。這兩套洋裝融合體現了 50 年代末的奢華以及 60 年代初的摩登時髦感; 時髦有型的短髮造型,和除了幾乎不離身的貓眼墨鏡外沒有多餘的飾品,不僅賦予了角色鮮明強烈的風格印象,就算今天來看也毫不過時,正完美襯托了  Maddalena 身上所散發的現代魅力。

 

 

 

 

 

 

 

 

 

 

Sylvia

 

由女星 Anita Ekberg 所飾演的金髮尤物 —— 美國女明星 Sylvia ,其角色形象則和 Maddalena 完全相反。作為性感的象徵, Sylvia 熱情外放、天真浪漫;身為女明星,她深知如何在媒體前運用自己的魅力塑造形象;身為一個女人,她浪漫、本能而直覺隨性,彷彿就是那甜蜜生活的化身。

Sylvia 的服裝實際上是由當時義大利擅長展現女性曲線身段而著名的 Fontana Sisters 量身打造 ,其中最令人難忘的,就是當 Sylvia 在羅馬標誌性的特雷維噴泉(Trevi Fountain)中,所身著那「挑戰地吸引力的(gravity-defying)」一襲桃心領無肩的魚尾禮服;讓她一身豐滿誘人的曲線和劇情同樣來到最動情的時刻。而其他如帽飾、手套、奢華的皮草、和上半身大片的蕾絲鏤空,再搭配上珠寶與墨鏡等造型細節,則突顯了其女明星的派頭與奢華性感的魅力。

 

 

 

 

 

 

 

 

不僅是兩位主要女角的服裝造型皆以精彩的黑色洋裝來演繹,相當懂得行銷自己電影的費里尼,一向喜愛啟用國際影星與名人,除了Anouk Aimée 和 Anita Ekberg 外,片中還驚喜的邀請了後來加入 Andy Warhol 的地下絲絨樂團(The Velvet Underground)中擔任女主唱的 Nico  ,在片中客串一角演出她自己;沒有例外,黑洋裝幾乎是片中摩登時髦的象徵, Nico自然也是以一身黑入鏡 。

 

 

 

 

 

# Paparazzi狗仔以他為名,不分晝夜的墨鏡風尚因他而起

 

是否想過為什麼我們現在都很熟悉的「狗仔 Paparazzi」一詞是義大利文呢?

沒錯,正是來自於這部史上首度以狗仔名人文化做為主題,並有深度描寫的電影。 La Dolce Vita 中甚至犀利寫實的描繪了狗仔蜂擁而至,跳上名人座車、沿街追逐,貼臉搶拍的畫面;而男主角 Marcello 身為一位八卦雜誌的專欄記者,身邊自然總是跟著他的工作夥伴 —— 對著名人閃光快門按不停的攝影師,而他的名字正是 Paparazzo。於是取這位先生的名字的變形(就是下圖中後座戴墨鏡的那位男子),大眾媒體文化就此誕生了「Paparazzi 狗仔」 一詞。

 

 

 

 

 

 

 

 

 

 

既然談到了關於狗仔文化,就不能不提到由費里尼的鏡頭下發明帶起的名人風尚 —— 不分晝夜、室內或是室外,墨鏡成為了一種時尚的個人宣言:不僅僅是為了遮陽、躲避閃光燈,亦或是扮靚裝酷;墨鏡在社交場合中還成為一種「拒絕社交、保持距離讓人閉嘴」 的宣言配件。

費里尼的電影裡我們總是可以欣賞到各式各樣、有型有款的墨鏡/眼鏡。在 La Dolce Vita 中男主角 Marcello 所配戴的墨鏡品牌 Persol ,成為了義大利 60 年代經典風格的代表,後來還以 La Dolce Vita 為名推出了經典系列。而劇中由 Anouk Aimée 飾演的女主角 Maddalena 所配戴的那只令人印象深刻、酷勁十足的貓眼墨鏡,更成為了 Tom Ford 後來設計墨鏡系列的靈感來源,並且正是以「Anouk」為名。

 

 

 

 

 

 

對於這部電影的喜愛,最終還是回歸它的本質 —— 在生活的框架中,它對人性和人生正反兩面的真誠叩問。費里尼在  La Dolce Vita 中所捕捉的氛圍、精彩的對白和情節,到現在來看還是非常迷人,非常的當下;在那鮮明的黑白影像中無論是時尚風格,或是主題的追尋,都掌握了某種生命力以及永恆的美麗。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