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a Jongerius × Rem Koolhaas — 荷蘭夢幻團隊共譜聯合國總部 North Delegates Lounge 的田園風情

 

聯合國總部大樓位於紐約曼哈頓,擁有俯瞰東河的遼闊景觀;最早以美國代表 Wallace K. Harrison 為首席建築師和策劃人,並由聯合國的諸成員國任命其設計團隊,主要成員還包括了:科比意(Le Corbusier)、Oscar Niemeyer 為首等現代主義的建築師(團隊成員中還包含了當時的中國代表梁思成)共同參與設計; Harrison稱這個複雜的合作計畫為「A Workshop for Peace」。

當時透過成員間的公開討論與合作,聯合國總部大樓的設計和興建可以說是如德國歌劇作家 Richard Wagner 之言,堪稱是一個「總體藝術品(Gesamtkunstwerk)」 的結晶。然而過程中,一方面科比意希望將之作為他「Radiant City」概念的微型實驗場(科比意在 1924 年首次提出了「都市計畫」的概念,認為透過都市整體規劃可以積極有效的改善交通、綠地空間,以及日照等問題;相信透過空間機能區域化與標準化的規劃,未來的城市不僅可以提供居民更理想的生活,進而打造出更美好的社會),而 Harrison 則完全從實用主義的角度出發; Harrison 口中所謂的「A Workshop for Peace」,背後其實是一連串成員間的理念不合與爭執不休。最終,聯合國總部大樓在1952 年完工,而當時室內裝飾的風格仍以北歐的現代設計,也就是所謂的「 斯堪地那維亞風格 (Scandinavian Style)」為主。

 

 

 

 

隨著時代的變遷,2009 年聯合國宣布開啟 North Delegates Lounge 的整修翻新計畫,至 2013 年 9 月底完工開放這個改裝後的交流空間。延續它誕生時複雜多元的文化背景,這個由荷蘭政府所贊助的翻修計畫,邀請了堪稱荷蘭設計界及文化藝術圈的代表人物,組成了夢幻的設計團隊,成員包含: OMA 的首席建築師 Reem Koolhaas 、人文感性的荷蘭設計女王 Hella Jongerius 、有Queen of Books之稱,將書本設計帶入藝術思考的平面設計師 Irma Boom ,以及創作領域多元的藝術家 Gabriel Lester 和敢言、擲地有聲的理論及評論家 Louise Schouwenberg (她曾經直言當今的設計展已經過度關注於明星設計師,卻忽略了設計的核心本質)。

 

整體而言,空間區域的規劃由 Reem Koolhaas 擔綱,  Hella Jongerius 則為團隊的領導,操刀空間的色彩計畫和家俱配置;   Irma Boom 、 Gabriel Lester 和  Louise Schouwenberg 則作為團隊成員參與概念與設計討論。 而團隊的共識是:他們並不想要這個空間一眼望去就像是翻開設計雜誌,一目瞭然寫盡「荷蘭設計」;空間的改造也並非大刀闊斧的全面革新,相反的是透過瞭解,謹慎地保存與編輯過去的歷史。並且由於空間的特殊性,無法像一般的商業空間每五年翻修一次,所以無論是功能和美學上都必須要經得起時間考驗。

 

然而這個看似和諧默契運作的團隊,其實在向聯合國提案的過程中經歷了重重難關。 OMA 的資深建築師 Saskia Simon 透露   “ 因為團隊是透過荷蘭政府的委託,並不直接面對聯合國負責翻修計畫的 CMP 成員,使得原本在歐洲通過的許多設計,到了 CMP 那邊都被推翻。 ”  這些限制與阻礙包括:取消了 Gabriel Lester 最初的屏風設計,和原本 Jongerius 所挑選配置的前衛設計師 Jurgen Bey 的高背椅 Ear Chair ( CMP 堅持必須保持空間視野的開放性);取消了吧台的規劃(因為不允許酒精飲料的公開陳列)、作為藝術品展示規劃的鋁合金牆面也被否決(因為聯合國的建築中不允許大面積的使用具有影像反射性的材質,以防被從遠處偷窺); Hella Jongerius 原本替鋁合金牆面設計了荷蘭字體的鏤刻裝飾,由於牆面被否決,她取而代之設計了以荷蘭漁民手工編織漁網為概念的陶瓷珠簾;卻又被質疑萬一遭遇恐怖攻擊,珠簾立刻成為成千上萬子彈碎片般的危險存在,還得通過了安全測試,才終於得以保留這個極具文化意義,又詩意美麗的設計。

 

 


Knots & Beads curtain 的概念最初由 Hella Jongerius 和 Irma Boom 共同發想,以荷蘭漁民捕魚時的手工編織藍色漁網為靈感。 Hella Jongerius 放棄了色彩和圖樣的設計,採用最低限的視覺元素;這個設計的意義在於,將地域性的庶民文化展現在世界的窗景前。

 


Knots & Beads curtain 總共使用了 30,000 顆的陶瓷串珠,由荷蘭歷史最悠久的陶瓷品牌 Royal Tichelaar Makkum 所燒製。每顆陶珠 Hella Jongerius 刻意只漆上一半的釉料,裸露出陶瓷原本的肌理,旨在呈現材質工藝本身的淵源歷史。

 

 

 

所幸,即使團隊最初提出的一些破格創意被推翻,但身為隊長的 Hella Jongerius ,仍然以她的靈敏感性和不屈不饒的意志力,掌握空間的核心精神與設計意念;藉由這個具有特殊意義的指標性空間,揭示了荷蘭設計中一向所具有深刻的概念性及豐沛的文化意涵

由於預算限制並不允許 Koolhaas 在空間上做大幅的動工調整,經過再三評估以及不放棄地說服 CMP 成員; Koolhaas 終於在格局上能夠移除阻礙視野的隔間區域,而 Hella Jongerius 則為移除隔間後的落地窗披上了 Knots & Beads 的珠簾,讓整片東河的視野更顯開闊明亮。

North Delegates Lounge作為聯合國大樓中一個非正式的休憩交流、舉辦活動的空間,Jongerius 亦針對原本不合時宜、僵化笨重的家俱配置,和她長期合作的瑞士經典家俱品牌 Vitra,設計開發了兩款新作:坐感舒適且帶有滾輪、把手,能夠靈活移動又輕便的新座椅「UN Lounge Chair」( Vitra 量產的版本將其更名為 East River Chair );以及擁有如泡泡般的半隔間效果,又像是自帶朦朧光圈一樣的「Sphere Table」。搭配上 Jean Prouvé 設計的經典座椅,為空間裡增添了足夠隱密、並能專注處理事務的機能。

 


  UN Lounge Chair 無論在坐感、功能及材質運用的細節都展現了縝密的考量;尤其是「前腳兩輪」的設計更是十足 Jongerius 的設計語言。

 

UN Lounge Chair 在空間裡展現了極為靈巧的機能性

 

Sphere Table 有別於一般辦公家俱的制式樣貌,兼具夢幻詩意的造型及功能性。

 

 

 


書桌椅採用的是由 Vitra 和荷蘭丹寧時尚品牌 G-Star RAW 合作跨界,復刻法國建築師 Jean Prouvé  1951年的經典- Fauteuil Direction 扶手椅。

 

Hella Jongerius 另外在沙發的休憩區,亦選配了她和 Vitra 過去合作的經典 —— 以荷蘭俯瞰的梯田為靈感的 Polder 沙發;並為其重新鋪上了如夢似幻的色彩:明亮的藍色、紫色和綠色在空間裡輝映交織,襯上如陽光灑落在大地般的橘色地毯 (地毯所採用的是荷蘭「C2C 從搖籃到搖籃」的環保材質),再搭配上少數保留既有的經典單椅、和丹麥設計大師 Hans Wegner 的「孔雀椅」。整體空間藉由家俱和色彩的妝點,洋溢著自然質樸、人文藝術氛圍的田園風情,傳達出返璞歸真的和平的精神。

 

 

 

 

 

 

從最初「A Workshop for Peace」到「由荷蘭送給聯合國的一份禮物」;聯合國大樓的這個空間翻新計畫最有趣、最複雜,恐怕也是諸位參與的設計師們最「又愛又恨」的,就是其場域性質的特殊性。 North Delegates Lounge 既非普通的公共空間、也不是一般商業空間;而是帶有國際政治色彩的文化交誼空間。在場域的安全性有諸多考量、重重限制下,最終讓空間能夠煥然一新的並非「硬道理」,而是空間裡的各種「軟實力」—— 軟裝的規劃上。當女性設計師在設計思維上獨有的細膩感性和韌性,遇上了剛性的、政治的空間框架挑戰,反而更凸顯了正是柔軟的特質才有發揮的餘地。 Hella Jongerius 為 North Delegates Lounge 引入人文內涵,並回到色彩、家俱和裝飾的設計上;也為這個過去由多位男性現代主義建築師所主導的空間場域裡,帶來了猶如孕育文化與生命的自然之母般的溫柔與智慧。

 

 

P.S. 是不是從頭讀到尾都覺得 Hella Jongerius 不知道該怎麼唸?親切一點我們一般都只叫她 Hella (誰跟我們親切?);但其實 Hella Jongerius 完整的譯名是:海拉.榮格里斯,發音與譯名接近,請自行發揮你們的慧根。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