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原力 — Nendo 佐藤大 50 張椅子解構虛實之間的對話框

(原文發表於:2016/04/20)

近年來 Nendo 佐藤大可以說是迅速竄起的設計界矚目新星。從美食甜點如 Häagen-Dazs 的冰淇淋蛋糕、 口香糖包裝,到法國家飾展 Maison & Objet 與其合作的巧克力 lounge ,以及與各大品牌如 Cappellini、Moroso、Emeco、Kartell、Driade 等合作的家俱發表;從時尚配件到個人生活用品、室內設計與品牌專賣店等,設計活動縱橫了各個領域。 2015年更可以說是 Nendo 的大勢年,先是在 Maison & Objet 獲封年度設計師,四月的米蘭家俱展中更是緊接著登場 Nendo 年度的作品回顧展。多位設計界的精神領袖如 Giulio Cappellini、Patrizia Moroso 等,也紛紛點名他為最關注的焦點新星;甚至連布魯克兄弟(Bouroullec Brothers)的哥哥, Ronan Bouroullec , 都曾在訪談中透露出了暗自較勁的意味。

 

《chocolatetexture》刺激你的味蕾味道之外的驚喜「立體食感」 。 2015 法國家飾展 Maison & Objet 與 Nendo 合作了一間可以品嚐 Nendo 所設計的巧克力甜點與咖啡的休息室。除了彰顯了 lifestyle 中所講究的五感體驗外,還替參觀者的味蕾提供了更刺激的「立體食感」。

 

 

儘管心中也曾數度為 Nendo 的設計感到驚艷,但由於身處的產業環境,能夠感受到台灣普遍對於室內色彩的運用仍然是相對保守,讓我更加擁護在家俱、家飾開發上能夠將色彩表現與材質細節變化一併考慮其中的設計師與品牌。以致於,對於像 Nendo 這樣追求生活中靈敏機智的幽默,和低限色彩表現、概念化的設計師,畢竟還是無法正中我的個人喜好;不過,這也僅是我面對所處環境,自然反應出的一種個人偏好而已。

 


“Ghost Story” 展覽中彷彿在迷霧中四處遊蕩的「孤魂野鬼」般的 Fade Out Chair , Museum of Arts and Design , 2009

 


Fade Out Chair : 椅座為木質,椅腳末端為透明壓克力,並藉由細緻的手工塗裝,呈現宛如消失隱沒的錯覺。

 


Cabbage Chair : 幽默宛如包心菜、和層層堆疊的和服般的立體結構

 


“Ghost Story”展覽中宛如壯烈的武士亡魂,又像是墳塚般的 Cabbage Chair,Museum of Arts and Design,2009

 

直至今年米蘭展, Nendo 與紐約的前衛設計藝廊 Friedman Benda 合作,在位於米蘭中心地帶,已經有一千八百多年歷史的  Basilica of San Simpliciano 教堂中庭廣場展出 50 張以「Manga」日本漫畫為靈感的椅子新作,才真正讓我為他的設計頃心。

 

 


 

# 將 2D 的動態情緒,精準還原於三維的立體結構

 

漫畫在視覺創作中所強調的是將空間、時態與情緒,以平面的分割畫面和線條的方式呈現。然而 Nendo 偏偏反其道而行,在一張椅子上(一個立方體的單位上),大玩解構重組,將漫畫中的各種動態、情緒賦予了每一張椅子活潑生動的個性。除了這份在Nendo的作品中經常可見的幽默奇想外,Nendo也再次展現了能夠將觀念精準執行的犀利美感 —— 玩心和幽默的設計元素能在美感上精準的拿捏與具體的呈現,如果沒有高段的審美和「編輯」功力,絕不是人人都能開得出「像樣的玩笑」。

 

 

 

 

 

 


黯然消魂的椅子

 


Bling Bling的閃光椅子

 


去旁邊玩的椅子

 


呼嘯而過的椅子

 


Zoom in / Zoom out 的連體嬰椅子

 

而 Nendo 更是善於運用像 Manga 這種大主題下,衍伸出數個「小點子」的舉例方式,成群結隊的反覆開拓、驗證主題的各種設計可能性。  Moroso 的藝術總監 Patrizia Moroso 就曾經點出: “Nendo的設計中相當獨特的一點,就是他經常以大家族式的方式,來演繹、生產出同個主題下的各種可能。這個特色相當鮮明有趣,在設計界中是很少見的。 ”

 

 

 

# 模糊虛構與現實的界線,以鏡面和場域反映唯心論的真實信仰

 

以動漫為創作靈感絕非天底下的新鮮事。動畫、漫畫可以說是後現代文化與普普藝術中經常援引的主題,藝術創作與設計大多強調漫畫與大眾文化、消費主義的連結,突顯其鮮豔扁平的色彩,就猶如大眾文化缺乏深度的「症狀」一樣;西方藝術家如 Roy Lichtenstein ,到打著「super flat 超扁平」旗幟的日本代表村上隆,都是從這個角度出發。

 

Whaam!, 1963, Roy Lichtenstein

 


Tan Tan Bo , 2001, 村上隆

 

 

但是 Nendo 不僅僅是藉由設計解構了漫畫的平面性,細觀作品的材質  ——  拋光成發亮鏡面的不銹鋼材質(這可是相當耗時費工的大工程!) ,將四周環境盡收於鏡面的倒影;以及 Nendo 所選擇的展示場域  ——  一千八百多年歷史的 Basilica of San Simpliciano 教堂中庭廣場(而非更貼近大眾文化的商業空間),都透露了在 Nendo 的心中,他並非將漫畫單純的作為大眾文化的素材來消費。

相反的,漫畫中虛構的角色和虛擬世界,反而讓他思考的是虛擬和真實的界線,並提出一種唯心論、精神性的真實世界觀;這種切入點反而更接近另一位最初從動漫文化探討虛擬與真實,後來更將主題延伸至宗教與科學領域的日本藝術家 —— 森萬里子(Mariko Mori)。

 

 

 

 

“Present “ (detail), Times Square, New York, 1997, Mariko Mori

 


Dream temple (裝置), 1997–99, Mariko Mori

 


Wave UFO (裝置), 1999-2002, Mariko Mori

 

 

 

 

 

 

 

 

Nendo 這次的 50 張漫畫椅,不但再度展現他幽默親切作品特質,更是漫畫文化引申到家俱設計中一次非常成功又不落俗套的展示。綜觀今年的米蘭展,除了銳不可擋「Patricia Take Over」,西班牙的全能設計女王 Patricia Urquiola 出任 Cassina 藝術總監,為這個經典家俱老牌注入新鮮能量的大勢話題外; Nendo 觀念性的作品,仍然是為設計的舞台帶來了新鮮另類的獨特視角。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